?
  • <sup id="0dcf6"><ins id="0dcf6"></ins></sup>
    <dl id="0dcf6"></dl>
  • 欧洲三大电影节和正在崛起的中国电影

    标签: 电影电影节国产片 来源:影?#24230;?/span>作者:Fuki2019-02-19
   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,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
    [摘要]

  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华语面孔开始出现在三大电影节上

    在日前结束的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,王小帅执导电影《地久天长》的两位主演包揽了最佳?#20449;?#20027;演两座银熊奖杯,成为中国影史上首次达此成就的影片。此外,张艺谋的《一秒钟》、曾国祥的《少年的你》、王全安的《恐龙蛋》、白雪的《过春天》、娄烨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、王丽娜的《第一次的别离》等影片也先后入围竞赛各个单元(后《一秒钟》和《少年的你》因“技术原因”宣布退赛)。

    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华语面孔开始出现在三大电影节上,而三大电影节作为与奥斯卡金像奖同级别的世界顶尖电影活动,与中国电影渊源已久。细数世界三大电影节,品味各有不同,对中国影片的青睐程度也不尽相同。

    中国电影在三大电影节

    作为三大电影节中商业性最强的戛纳电影节,早在1959年就已经与中国电影结缘,?#21830;?#29723;执导的《荡妇与圣女》成为第一部正式参?#38632;?#32435;金棕榈奖角逐的中国影片。1962年,由李翰祥执导的《杨贵妃》在第15届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优秀技术奖,这也是中国首部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奖的影片。

    此后的数年中,也有多部中国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各个单元,但相较另外两大电影节,戛纳一直是中国影人最难攻略的赛场之一。

    1999年,导演张艺谋还因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和《一个都不能少》两部影片的参赛问题,与戛纳电影节僵持不下。据传言,张艺谋本计划将《一个都不能少》送至戛纳参赛,却遭到当年的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反对,称影片带有政治偏见,并建议替换为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。最终张艺谋解释无果,决定将两部影片同时撤出戛纳,转投威尼斯和柏林电影节。最终成绩也十分优秀,《一个都不能少》斩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,《我的父亲母亲》获得?#25991;?#26575;林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(仅次于金熊奖)

    直?#20004;?#26085;,成功夺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奖的也仅有1993年由陈凯歌执导的《霸王别姬》一部。在戛纳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入围次数少,空手而归几率高,可见中国电影并不那么对戛纳电影节的胃口。

    威尼斯电影节对中国电影则友善的多。创办于1932年的威尼斯电影节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中历史最悠久的一个,也是艺术性最强的一个,非常注重创新,推崇艺术,对年轻导演的包容性极强。1989年,侯孝?#25512;窘琛?#24754;情城市》拿下了第46届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影片金狮奖,成为首部获得金狮奖的中国电影。

    此后,张艺谋执导的《秋菊打官司》(1992年)《一个都不能少》(1999年),蔡明?#26519;?#23548;的《爱情万岁》(1994年),?#32456;量?#25191;导的《三峡好人》(2006年)以及李安执导的《色·戒》(2007年)先后夺得了最佳影片金狮奖,几十年来,中国影人在威尼斯电影节收获颇丰。

    三大电影节的最后一?#26223;?#26519;电影节,就如德国给许多人留下的刻板印象一般,政治色彩鲜明,注重艺术与现实的结合,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中最严肃的一个。柏林电影节也是中国电影的“老朋友?#20445;?#22312;柏林电影节的历史中,获得金熊奖次数最多的亚洲国家就是中国。

    中国的第一座金熊奖获得者张艺谋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:“第五代导演最应该?#34892;?#21644;怀念的国际电影节就是柏林国际电影节。1988年,《红高粱》获奖,改变了我的命运,也是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开始受到国际电影界的关注,开始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。那?#20301;?#22870;可?#36816;?#26159;中国第五代导演亮相的开始,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。”

    此后,李安执导的《喜宴》(1993年)《理智与情感》(1996年),谢飞执导的《香魂女》(1993年),王全安执导的《图雅的婚事》(2007年)以及刁亦男执导的《白日焰火》(2014年)先后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影片金熊奖,在其他竞赛单元也曾?#34892;?#22810;中国影片满载而归。甚?#37327;梢运擔?#26159;柏林电影节推动了中国电影的进?#25509;?#21464;革,促使更多中国电影走进国际市场。

    “艺术家的避难所”

    纵览全世界电影市场,好莱坞电影统领全局已成不争?#29575;擔?#22914;今的欧洲三大电影节更像是一个保护电影艺术的群体,?#28304;?#32479;欧洲文艺电影为核心,吸纳全球优秀的独立、文艺电影,藉此维持世界电影市场商业和艺术的平衡。

    三大电影节对中国电影的认同,既源于内在需求,也源于中国电影的进步。在欧洲电影节体制的驱使下,发掘其他地区的优秀电影是必然行径,正如我们的北影节、上影节也会邀请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参赛一样。同时,中国日?#30053;?#24322;的发展速度致使中国在世界上的政治、经济地位日益突出,中国导演也在不断创作出优质的作品,因此,三大电影节更无法忽视中国电影的存在。

    王小帅

    三大电影节离不开中国电影,中国电影人也少不了三大电影节的舞台。客观来说,中国电影市场并不成熟,尤其对于艺术电影而言市场十分有限,?#38750;?#33402;术价值的导演在国内市场行走也屡?#25490;?#22721;。三大电影节则给了这些艺术电影另外一条出路,一旦作品在电影节中入围、获奖,在获得影响力的同时也有可能获得海外发行的机会,这是一次双向选择。现如今,中国电影在三大电影节上的优秀表现也足以证明,这些中国电影人的成就已经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认可,艺术价值不容小觑。

    不过我们也必须承认,即便已经登上国际市场,中国电影的商业价?#31561;?#21313;分有限。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,无论在任何国家,凭借艺术电影挣票房都像是天方夜谭。像去年的奥斯卡金像奖得主《水形物语》,北美票房仅有5740万美元,这已经是近5年来北美票房最高的奥斯卡最佳影片。而中国电影在国际市场本就不具备太强竞争力,即便是商业片,今年春节档最大黑马《流浪地球》其北美票房也仅有几百万美元。

    中国的艺术电影境遇更为残酷,唯一入围第7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王小帅导演作品《闯入者》,2015年在大陆上映后仅有1.57%的排片率,最终票房也仅有1003.6万。残酷的市场告诉了我们,艺术性和商业性,无法兼得。

    尽管如此,三大电影节和这些远征海外的中国电影仍然有着它们不?#21830;?#20195;的价值。这些年来,正是这些电影人和他们的作品,让世界上的更多人了解中国,了解中国的电影。在票房上,中国电影的?#27867;?#38590;在短期内实现?#26696;?#33521;超美?#20445;?#20294;是在艺术上,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人从未输给别人。2019年的柏林电影节已经为中国电影拿下了开门红,下一站,戛纳见。

    编辑:mary

    ?
    官方微信
    ?
    艺恩数据App

    专业电影人装机必备

    免费下载
    太阳网六合图库
  • <sup id="0dcf6"><ins id="0dcf6"></ins></sup>
    <dl id="0dcf6"></dl>
  • <sup id="0dcf6"><ins id="0dcf6"></ins></sup>
    <dl id="0dcf6"></dl>
  • 日本赛马会排位表 福彩北京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 辛运28国家开 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查询 公式规律百度吧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一尾中特平百分百 广东彩票店转让 澳洲幸运5号码路珠 河南快三和值遗漏统计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云南时时彩20选8 三中三复式表图片 广东十一选五下午精选